2
Posted on 上午12:16:00 by Fan Zhang and filed under

  IT 界也有很多娱乐新闻,以前瑞星是主要制造者,自从"DNS事件"后,暴风逐渐显露出其娱乐天赋!

  且不说断网事件是谁引起的,暴风有没有后门(没有后门我也不用...),单看其对网易的态度就让我想起一句话:惹谁也别惹流氓...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在暴风影音的 DNS 服务器受攻击导致全国大面积网络瘫痪后,网易科技发布了一系列针对暴风影音后门程序的文章。暴风自然不干了,在其播放软件的弹出窗口中做出反击,陆续发布如下文章:

  1. 网易博客沦为卖淫女招揽生意平台
  2. 网易传播淫秽信息被谴责
  3. 色情泛滥,网易聊天室终关门
  4. 焦心拷问:十问丁磊
  5. 专家痛批网易"博眼球赚点击"
  6. 卖淫女广告!网易博客很危险
  7. 网易财经很黄很暴力
  8. 网易已出局,搜狐新浪才算真正门户
  9. 网易与暴雪联手操作,必将是四败俱伤

  真是全方位批判啊,专家也上阵了。不仅如此,还提供了问卷调查:"你认为网易是流氓网站吗?" ,"呼吁"流氓网站、淫秽内容危害网络,清除毒瘤还我洁净空间!最后还有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中心的举报电话...

  以上消息也是来自于别人的截图,我没有安装暴风影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哈哈。

  如果你的机器上也安装的暴风影音,并且对其也没有太深的感情,不妨换一个播放软件,比如 K-Lite Mega Codec Pack 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1
Posted on 上午12:37:00 by Fan Zhang and filed under

  使用 MATLAB 内置的符号计算工具箱(Symbolic Math Toolbox),会返回如下错误:

??? Error using ==> mupadinit at 35
Unable to initialize kernel

Error in ==> mupadengine.mupadengine>mupadengine.evalin at 117
[res,status] = mupadmex(statement,8);

  这是和安全卫士360有冲突,将360及其保险箱完全卸载并重启后问题解决。

  这个问题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但是在 360 v5.1.1 版本仍没有解决,我在 MATLAB 2008b 和 2009a 中都遇到此问题。

  目前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卸载360相关程序,有人说卸载后再重装360可以解决,但是我只要一安装360问题就出现。

2
Posted on 下午10:02:00 by Fan Zhang and filed under

  据说是因为快到某些日子了,所以 blogspot 和 blogger 都无法访问。其实,即使没有特定日期,想封也就封了。

  在这样艰苦环境下发文,一是表达一下封锁实在是给我造成很多不便,二是体现一下我迎难而上的好品质。

  最近两三个月发文量不多,还是有很多要写的,大部分还停留在零散的草稿阶段...等到不太忙的时候再整理整理。

3
Posted on 下午4:19:00 by Fan Zhang and filed under

  本文是就近日《中国青年报》多篇质疑"戒网中心"和负责人杨永信(维基:杨永信)的文章:

及其相关事件的评论。本文不是一篇客观的文章,不讨论网络是否造成危害,不讨论青少年是否容易走偏,只是纯粹的惊讶、震撼以及感同身受般的痛苦和愤怒。

  这已经不算新闻了,去年就看过央视的《战网魔》: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当时我对其嗤之以鼻,以为就是一个新闻广告而已,顺便对 WoW 恶意丑化和攻击,而被治疗的对象的种种不自然行为也觉得是因为在拍广告导致的。今天重新看了相关的内容,认真了解了"治疗"的过程,我先是被吓住了,然后是觉得不可思议,这种事情怎么能堂而皇之地宣传?

  尽管随便一搜索就能看到很多对"戒网中心"和杨教授的质疑甚至谩骂的文章,但不妨碍我在此继续表达质疑和指责。

  我对网瘾中心毁灭人性的残酷环境和极端粗暴的治疗方法的了解恰恰是从对其吹捧的电视纪录片和纪实文学中看到的。首先是 CCTV12 《第一线》栏目播出的 12 集电视纪录片,分为《战网瘾》和《战网魔》两部,有 DVD,目录如下:

DVD1 战网瘾篇
  少女的耳光和拥抱(上)
  少女的耳光和拥抱(下)
  双胞胎的爱与痛(上)
  双胞胎的爱与痛(下)
  瞧这两个"孕妇"

DVD2 战网魔篇
  爸爸的誓言和八十副拐杖
  九只羊和少女的呐喊
  黑客之王的早恋生活
  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
  蒙面大侠和金童玉女(上)
  蒙面大侠和金童玉女(下)
  "黄河"保卫战

这一个个题目倒真有标题党的潜质,如果想看通过搜索题目在优酷一类的视频网站就可找到。与之相关的是刘明银所写的纪实文学《战网魔》(在线阅读:新浪读书)。视频和文字非常详细,原话是:"完全原生态地纪录下来,用绝对真实的场景去感染读者和观众",我的确是被震撼到了!

  很无奈我必须在文章里面转载那些令我不舒服的文字,首先一个例子是:《少女的耳光和拥抱》,在书中是第一章,里面有赤裸裸的电刑和威胁,参考上文提到的一个网戒中心的生态系统这篇文章可以快速了解。下面摘抄几段她刚进中心时的内容:

  杨永信以他惯有的表情,微笑着向盟友点头,说道:"你们好,做好准备!"盟友们都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表情严肃起来,兴奋中包含着一种恶作剧的快感,初来乍到的盟友是无法理解这其中的奥秘的。方磊幸灾乐祸地对杨奎嘀咕说:"哟,还是个姐姐!看样子也得先去'吃饺子'。杨奎,你说她能吃几个?"

  (注:"恶作剧的快感,幸灾乐祸",真是很可怕的地方,这就是所谓的盟友?)

  护士拿出一个橡皮牙垫,对少女说:"来,张嘴,垫在嘴里,它能保护你的牙齿和……舌头。"

  (注:这就是所谓的吃饺子!)  

  "不,我没有网瘾,我不要做检查,你们让我走!"了解了目的,不过是一次检查,没有什么可怕,少女硬起来,自信又回来了,她确信自己没有网瘾。

  "现在没有你选择的自由了,你想证明自己,就得付出一点代价。"杨永信说着,从小仪器上取出两个端子,一手一个,调试了电量,对着少女的太阳穴轻轻地点了一下,少女的头部马上有一点轻微的抖动,身体倒是不僵硬了,呼吸也正常了,牙却咬得很紧。

  (注:太邪恶了!什么叫没有选择的自由了?什么是付出一点代价?)

  "难受吗?"杨永信盯着少女的脸问道。

   "不难受!我没有网瘾!"少女够种,明明脑袋有点疼,为了证明她没有网瘾,她却硬说不难受。 "那好,再来一下。"杨永信又点了一下,少女的脑袋有点受不了,颤抖了一下,可她咬紧牙关,不说难受。杨永信在两个太阳穴上同时点了一下,少女受不了了,叫起来:"我难受,我难受,医生,你这是用的什么东西,我的脑袋为什么这么难受?"

   "不是仪器的问题,是你有网瘾,有网瘾就难受。"杨永信进入角色,开始心理引导,"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注:有网瘾就难受?这叫什么?滥用权威吧?作者真是学文的,竟然还觉得这个很神奇,电你一下你就知道了。)

   "我不想告诉你,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想去找我未婚夫……"短暂的不舒服消失了,少女伤疤未好就忘了疼,又想叫板。

  (如此痛苦且无助,竟然是伤疤未好忘了疼,作者这么多年白学中文了。也亏如此,我们才得以知道真实的场景。)

   "看来你有点健忘,好吧,我们接着做检查。盟友们替我记着时间,按照一般的程序是要做6个小时,每次按一秒算,每分钟60次,每小时3600次,你们算一算,6小时要做多少次?"

  "21600次。"方磊抢着说。他知道,这是威慑治疗,他也经历过的。这世界上肯定没有人能经受这么多次,能挺过十几次的就算是英雄了。

  "好吧,你们数着,接着来。"杨永信在少女的太阳穴上又点了一下,比前几次的时间略微长一点,少女的反应更强烈了一些。护士又把橡皮牙垫送到她的嘴边,她还是咬紧牙关,不张嘴。 "你想想,你打你父母对不对?"杨永信又点了一下,换了一个问题。

   "不对……我打他,是因为他打我,他打我妈妈……医生,我难受,你还要再做吗?你真要给我做两万多次吗?"少女的防线开始松动了。

  (注:赤裸裸的威胁,盟友也是帮凶,屈打成招就是这么来的!)

这一章的主人公武旭影在离开戒网中心据说立刻"反水", 披露杨永信戒网中心实施不人道的监禁和虐待手段并非法使用电休克仪器,且对被监禁人员进行传销洗脑式的精神摧残,强迫其人员必须"绝对服从杨叔的命令"等内容。(参见:我的小故事及在"杨永信网戒中心"的心理日记,链接备份: ,是否真实还需确认,但本文不客观,假不到哪儿去。)

  第二个例子是那个"黑客之王",张正是一个聪明的人,是天才,曾经跳过三级,18岁想结婚却没到年龄,不上学自己开公司,既然是黑客自然要天天接触网络,写过网络小说。当然他成了网瘾患者,被送进了网戒中心。下面是一段"治疗"的描写:

  杨永信没有放张正走,而是带他进了治疗室,让他饱饱地吃了一顿"饺子",张正的"饭量"很大,比谁吃的都多,最后投降得也彻底,一切都交待了,连初吻的事都主动说了出来,让喂他"饺子"的盟友们心里直乐:原来这个呼风唤雨的英雄和帝王,在11岁的时候就是个"情种"!

  (注:天啊!何其悲哀!)

  在纪录片里面充斥着被治疗者所谓的"自白、检讨",家长们对网络的控诉和批判,但是我同时也注意到了其中闪烁的眼神,不自然的表情,以及说到"想回家"时候的真情流露。有人竟然跪下大喊:"杨叔,救救我们吧!",太不可思议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我的主宰,放我回家吧!"?在纪录片《把天才变成魔兽》中,有一个家长称:"我为他,多次求过神、拜过佛、爬过山,我心想这是什么原因啊,网络是不是把他的心灵,把他的灵魂夺走了呢?"。且不说拜佛爬山不能解决她"想知道原因"的问题,主要是后面的话明显不符合语境,而且语调由方言变成了普通话,明显的背词现象。

  纪录片的真实本身就是作者眼中的真实,所以虚假、夸张,怎么都好,但正因为如此,才让我看到网瘾中心的真实并不是美好。

  我不懂医学,我个人认为杨永信的做法已经是滥用其精神卫生领域医师的权限实施虐待(维基:电痉挛疗法);我不懂心理学,我个人认为,戒网中心是集中营式的洗脑中心,是对心理的摧残,是对人格的毁灭(参见盟友的行为和态度);我不懂法律,我个人认为杨永信和戒网中心可能触发了极其严重的法律。从电视和书中了解到的是对人权和尊严的无情践踏,难道这在某些人眼里真的是正当的?

  很多家长把孩子骗到中心,他们觉得毁灭人格是好事,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就是他们想要的。解决网络成瘾更关键的因素是家庭和社会的环境,但是这种话对那些家长说是对牛弹琴。还有比把所有责任归于网络和孩子,再对他们进行洗脑教育更省心省事的方法吗?正是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才是造成问题的根源!换句话说,凭什么这些父母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如果是父母错了,谁又来保证孩子的权益?

  如果说家长只是无知的罪恶,杨永信就是彻底的邪恶,我真想知道如果他也在电击治疗室测试"21600次"又将是一副什么丑态!

  再说 CCTV 等宣传、支持者,只看到一个个原本"暴躁乖戾"的"网瘾患者"进了电击治疗室都老老实实,就大肆宣传,真是愚昧。而且很大可能这所谓的纪录片是拿了钱做广告,那就更加体现出其冷漠和恶毒。如果放任这种"只要能治好就可以下猛药"的强盗逻辑,还不知会有多少悲剧。

  杨永信网瘾戒治模式被列为全国重点推广项目,杨永信也获得了2008年度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来源:新华网), 社会承认了这种行为,我觉得很可怕。我知道现代社会面临种种难题,简单粗暴的方法只能表面压制而不能根本解决,承认这种模式只能说明这个社会这太急功近利了。

  我承认网络成瘾是有问题存在,有了问题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但是,我坚决反对这种方式以及在这种方式下面潜藏的急功近利。网络和个人、家庭和社会,都应该对这个问题承担责任并付出努力。而杨永信模式及其戒网中心,是畸形的产物,或许是利益催生的,无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而产生的,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期望心理咨询和治疗能在国内健康规范的发展起来,这对解决问题才是有帮助的;新闻媒体能正确引导,而不是收了谁的钱就说谁好;中小学教育要多加引导,而不是在教科书里面教小孩子怎么注册网页游戏。

  后记:这篇文章写了好几天,开始的时候只是对"杨教授"的愤怒。可是越写到越觉得沉重,问题还是存在,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得已,只好专心指责和批评。如同文中所说,这是整个社会都要承担的问题,不能因为整个社会都要承担,个体就不再思考,相信越多的人关注和思考,问题会越早缓解直至解决。